社交媒体平台Parler的首席执行官约翰·马茨(John Matze)表示,Parler可能永远无法恢复上线运营。此前,由于被指责未能有效地对暴力内容进行监管,该社交媒体平台遭遇美国大型科技公司的群体性封杀。

Parler CEO称其服务可能永远无法重新上线

上周,在美国国会大厦遭到美国总统特朗普支持者的暴力冲击后,一批商业服务供应商随即切断了向这个有着两年历史的社交媒体平台提供的服务。当地时间周三,马茨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他不知道这些服务供应商何时或是否能够恢复向Parler提供的服务。

“可能永远不会恢复,”他说,“对此,截至目前为止我们并不知道。”Parler在一份法律文件中表示,它目前拥有超过1200万用户。

马茨称,Parler正在与多家云计算服务提供商商谈。但他拒绝透露在洽谈的云计算服务提供商的姓名,理由是有关公司可能受到骚扰。他说,最好的办法是亚马逊公司能够恢复向Parler提供的服务。

由于亚马逊公司的云计算服务切断了对Parler的网络托管服务,Parler本周一将亚马逊告上了法庭。但亚马逊针对Parler采取的这一法律行动表示,这没有任何好处。马茨声称Parler还正在考虑起诉其他切断对它提供服务的供应商,但他拒绝说明更多细节情况。

Parler自称是一家“自由言论”空间的社交媒体平台,它受到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支持者的喜爱。上周末,亚马逊切断了其服务器向Parler提供的服务,声称这家社交媒体平台未能有效地监管暴力内容。此外,苹果公司和Alphabet公司旗下谷歌的应用商店也下架了Parler。

Parler CEO称其服务可能永远无法重新上线

马茨表示,“现在,很难知道还有多少人将要告诉我们,我们不能再和他们做生意了。”

亚马逊本周二提交的证据显示,在去年年底它曾警告称,Parler平台充斥大量的恶意和威胁性语言。因此,在这次美国国会大厦遭到特朗普总统支持者暴力冲击之后,亚马逊云计算服务切断向Parler提供的服务,并非是一时的偶然性。但Parler在本周三提交给法庭的一份文件中表示,亚马逊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该平台被用来煽动和组织了1月6日发生的美国国会大厦暴力活动。

虚假信息研究人员称,在这次美国国会遭遇暴力冲击的事件中出现的极右组织,在一些社交媒体平台表现出十分的活跃,这些平台就包括Parler。这次暴力事件发生前,许多特朗普支持者就聚集在Parler平台,发布和传播着暴力言论。

马茨表示,在线支付服务公司Stripe和美国运通(American Express)也切断了对Parler的服务,并且Parler还失去了来自Scylla Enterprise的数据库服务。Parler在被Twilio封杀之后不能发送短信,也不能使用Slack服务。

Scylla Enterprise称,它已经终止了与Parler的合作关系,因为它虽然支持言论自由,但“不能也不会允许我们的技术被它用来煽动暴力。”

Twilio表示,Parler违反了能够被接受的使用政策,如果它的社交媒体平台不能排除煽动暴力的言论,Twilio将暂停向它提供服务。鉴于作出的封杀行动,其他服务供应商没有立即回复来自路透社的置评请求。

马茨表示,他和他的员工受到了威胁,有人威胁性擅自出现在他们的住所里。他表示,Parler的一些员工因此要求休假,要求让他们休息几个星期。

马茨还表示,Parler虽然近日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故,投资者对Parler的态度并没有发生变化。Parler的投资者包括对冲基金投资者罗伯特·默瑟(Robert Mercer)和他的女儿丽贝卡·默瑟(Rebekah Mercer)。(天门山)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文章观点为原作者独立发表,不代表澈逆凡博客立场,不对其真实性、准确性负责!如文章内容、图片等侵犯了您的权益,本站也会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