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国外媒体报道,本周谷歌以及母公司Alphabet部分员工宣布成立工会组织The Alphabet Workers Union。较之于传统工会,新成立的谷歌工会可能会颠覆整个科技行业的既定劳资关系。

谷歌有不少第三方合同工,其中一些隶属于埃森哲,负责审查YouTube平台上暴力极端的视频内容。他们要么被确诊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PSTD),要么或多或少已经出现这种症状。这些人年薪约为3.7万美元,许多人觉得他们的工作条件难以忍受,但他们害怕公开发表意见,担心会被解雇。

简而言之,这些第三方外包员工就是那种能从工会组织中受益的人。但除了少数例外,工会组织在诸如苹果Facebook亚马逊等科技巨头中进展不大。这些公司的白领员工薪水很高,待遇一流,也能在其他地方找到同样利润丰厚的工作;虽然蓝领员工支持并帮助完成了很多工作,但这些岗位通常被外包给埃森哲等公司,这使得他们没有资格根据《美国国家劳动关系法》(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Act)进行集体谈判。

尽管在整个科技行业,员工与公司之间的紧张关系不断加剧,但这些因素阻碍了科技公司内部成立工会。现在不同的是,一小部分谷歌员工宣布成立非传统的工会组织,这可能会颠覆整个科技行业的既定劳资关系。

最初成立工会的230名谷歌员工并没有立即寻求其组织获得美国通信工人协会(CWA)的批准。因此谷歌员工将没有集体谈判的权利。但谷歌工会将谷歌合同工纳入其中,拓宽了工会潜在成员的基础。据悉,谷歌拥有12.3万名正式员工和13万名合同工。

The Alphabet Workers Union将有一个通过选举产生的委员会,并将招募组织活动的工作人员。工会成员将缴纳总薪酬的1%作为会费。一位代表拒绝透露大约230名成员中有多少是全职员工,而有多少是合同工。

“这个工会建立在谷歌员工多年勇敢组织的基础上,”谷歌项目经理尼基安塞尔莫(Nicki Anselmo)在一份声明中说。“从反对各种政策到抗议公司给予性骚扰高管的巨额补偿金,我们已经亲眼看到Alphabet在我们集体行动时做出的反应。”

工会组织活动人士克拉丽莎·雷德文(Clarissa Redwine)指出,谷歌内部组织的发起工作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但来自公司管理层的阻力却越来越大。

2017年,谷歌和Facebook的保安人员加入工会,并进行了长期的合同谈判。2019年,来自劳务派遣公司Bon Appetit的谷歌自助餐厅合同工赢得了工会选举。2019年9月,匹兹堡的80名谷歌合同工投票加入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形成了谷歌的第一个办公室工人工会。但在这些员工参与工会活动后不久,与谷歌签约的劳务派遣公司就把他们的岗位外包给了其他人。

谷歌也在不断加大反工会的力度。2020年11月,谷歌非法解雇了4名组织活动的员工。为了进一步遏制工会组织,谷歌关闭了质疑领导层、表达不同意见的关键渠道,还聘请了一家公司专门负责如何对付工会。

随着知名人工智能研究人员蒂姆尼特·格布鲁(Timnit Gebru)于上月被迫辞职,员工与公司之前的矛盾不断加剧。

谷歌人力资源总监卡拉·西尔弗斯坦(Kara Silverstein)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一直在努力为员工创造一个支持性和奖惩性的工作场所。”“当然我们支持员工保护劳动权利。但我们一如既往与所有员工直接接触。”

但从2010年开始在谷歌工作的现场可靠性高级工程师艾萨克·克莱伦西亚(Isaac Clerencia)说,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觉得管理者对员工的反应越来越少,于是加入了工会。“我觉得公司文化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他说。“过去,你可以在内部发出声音,或许可以让谷歌改变一些决定。(现在)似乎越来越难了。”

可以肯定的是,The Alphabet Workers Union的队伍相对于该公司的总员工数微不足道。围绕工会组织的早期讨论,主要集中在非传统架构下工会能有多大影响力。有人称它“说服力相对不大”;在组织活动后被解雇的前谷歌员工凯瑟琳·斯皮尔斯(Kathryn Spiers)说,谷歌工会“可以而且应该更激进”。

如果谷歌工会规模一直如此,其影响可能相当有限。但鉴于有25万潜在成员,而且公司内部的紧张局势持续升温,其更有可能发展壮大。

对于已经加入工会的谷歌员工而言,他们现在有了一个能讨论职场不平等问题的强大扩音器,他们可以假定自己的不满会得到广泛关注。更重要的是,工会成员将得到真正的法律保护以及扩大他们队伍的新资源。

对于谷歌的管理层来说,现在面临的内部员工反对更棘手,因为他们得到了更多的法律保护,在社交媒体上有了更多影响力,在国会也有了重要的支持者。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和塔米·鲍德温(Tammy Baldwin)等公开对谷歌工会表示祝贺。据报道,谷歌工会还计划介入反垄断问题。

对于其他科技巨头来说,它们可能会对员工进行更多控制,向律师进行更多咨询,更彻底地解散工会活动。谷歌工会发展得越快,这些努力的速度就会越快。事实证明,在大多数大型科技公司,传统工会仍然令人不快,或者根本行不通。但是如果能像谷歌工会这样,通过一个受法律保护的巨大扩音器来向管理层发泄不满,这可能是很多员工认为有用的东西。过去几年来,科技公司内部的趋势是员工自发活动的声势越来越大。从这个角度来看,从谷歌内部开始的工会组织不太可能就此止步。(辰辰)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文章观点为原作者独立发表,不代表澈逆凡博客立场,不对其真实性、准确性负责!如文章内容、图片等侵犯了您的权益,本站也会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