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4日消息,知乎官方证实“拼多多”身份真实,是其自删回答后,拼多多发布致歉声明。拼多多表示,该内容系拼多多营销合作供应商员工用个人手机发布,该言论不代表任何拼多多官方态度,拼多多官方对该言论表示强烈反对。

拼多多表示,此事系公司对官方账号管控不严导致,公司向公众表示真诚歉意。

拼多多声明中事件具体情况如下:

(1)该内容系拼多多品牌营销合作公司员工“李某某”编写发布。12月31日,该员工参与了拼多多跨年晚会的内容运营等合作营销任务,用手机登陆了拼多多的知乎官方账户,并保持了登陆状态。

(2)今早8时19分,李某某在地铁上翻看新闻,想要发表一下自己的想法,于是用手机客户端进行了回复。回复后,李某某发现发布账户为此前登陆留存的机构账号,于是立即进行了删除处理。(从发布到删除,间隔不到30秒。)

(3)该内容旋即被网友截图传播,并被误认为是拼多多官方回复。对此,拼多多严正声明:李某某并非拼多多员工,也未获得任何授权,该行为系非合规授权使用拼多多官方账户发表个人言论,不代表拼多多官方态度。事发后,拼多多已经暂停与该供应商合作,修改密码回收账户,并将进一步追究相关人员责任。

(4)拼多多坚决反对李某某所发布的言论。对于该言论造成的负面影响,我们再次表示真诚的歉意,并将立刻对官方账户进行全面排查整改。

附:李某某发来的情况说明

拼多多称对知乎账号管控不严,外包员工误发个人观点

涉事言论

回顾

【知乎:“拼多多”官方账号身份真实,自删回答】

1月4日消息,今日晚间,知乎官方微博表示,拼多多系知乎注册用户,其身份真实无误。知乎有严格的身份认证流程和机制。

知乎:拼多多官方账号确实那么说了,然后秒删

知乎表示,4日8时19分49秒,拼多多创建回答「你们看看底层的人民,哪一个不是用命换钱,我一直不以为是资本的问题,而是这个社会的问题,这是一个用命拼的时代,你可以选择安逸的日子,但你就要选择安逸带来的后果,人是可以控制自己的努力的,我们都可以」。

4日8时20分17秒,拼多多自行删除了上述回答。

知乎:拼多多官方账号确实那么说了,然后秒删

今日下午,拼多多发布女员工猝死事件公告,并表示,在此公告前拼多多并未发布过网传截图的“官方回应”。(一橙)

【拼多多回应23岁女员工凌晨猝死:急救6小时依然无效】

1月4日消息,今日下午,针对“拼多多员工猝死”事件,拼多多官方发布《关于拼多多同事张*霏意外离世的说明》。拼多多表示,事发之后,公司同事一直陪伴家属,遵父母意愿,张*霏于1月3日火化,公司也不对外发公告。

拼多多还表示,不要相信各种网传截图和所谓的“拼多多回应”。在此公告之前,拼多多从未发布过网传截图的“官方回应”。

拼多多回应23岁女员工凌晨猝死:急救6小时依然无效

以下为《关于拼多多同事张*霏意外离世的说明》

张*霏,女,1998年生,花儿一样的年纪。2019年7月入职拼多多。北京时间12月29日凌晨1:30,在与同事一起走路回家的路上突然捂腹,晕厥倒地。同事立即呼叫120送往乌鲁木齐本地医院,经近6个小时急救依然无效,不幸离世。

公司同事一直陪伴家属,遵父母意愿,张*霏于1月3日火化,公司也不对外发公告。征得张*霏父母同意,父亲的朋友圈截图附后。在此也恳请各位关心张*霏的朋友和公众,不要相信各种网传截图和所谓的“拼多多回应”。

张*霏生前的内部账号上写着“为多多守边疆”,每念及此,我们心如刀绞……

张*霏,我们爱你,深深的想念你。

附1:张*霏父亲朋友圈截图

拼多多发布《关于拼多多同事张*霏意外离世的说明》,否认网传截图

“感谢大家对*霏的关心。我们已经带着*霏平安回到了家乡。最后一程,我们希望能安静地陪她走完。恳请大家不要让*霏卷入舆论是非中。*霏公司的同事们一直陪着我们,协助我们处理事情,也感谢*霏的公司和一直陪伴的同事们。”

附2:1月4日上午网传截图所说的“拼多多官方回应”不实

拼多多发布《关于拼多多同事张*霏意外离世的说明》,否认网传截图

在此公告之前,拼多多从未发布过网传截图的“官方回应”。我们坚决反对截图上的观点。

【拼多多回应22岁女员工猝死,劳动保障监察部门介入调查】

1月3日晚,网传拼多多公司一名98年出生的员工因加班猝死。1月4日,记者从上海市长宁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获悉,接到网络舆情后,劳动保障监察部门已介入调查拼多多的劳动用工情况。

记者注意到,网传该女员工在拼多多公司旗下多多买菜工作,1998年出生。2020年12月29日凌晨,该女员工在下班路上猝死,年仅22岁。

4日,记者从拼多多公司获悉,该女员工名为张某霏,2019年7月入职拼多多。北京时间12月29日凌晨1:30,在与同事一起走路回家的路上突然捂腹,晕厥倒地。同事立即呼叫120送往乌鲁木齐本地医院,经近6个小时急救依然无效,不幸离世。

公司同事一直陪伴家属,遵父母意愿,张某霏于1月3日火化,公司也不对外发公告。征得张某霏父母同意,父亲的朋友圈截图附后。在此也恳请各位关心张某霏的朋友和公众,不要相信各种网传截图和所谓的“拼多多回应”。

1月4日,张某霏一位高中小强(化名)同学告诉记者,3日中午张某霏的男朋友通过她的微信发了一条朋友圈,她才知道张某霏已经过世。据张某霏男友在其朋友圈发布内容显示,“2020年12月29日凌晨一点半,张某霏下班路上突然晕倒,经抢救无效去世。”对于张某霏疑因加班后猝死一事,小强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张某霏在入职拼多多后经常会在发朋友圈称在加班。“她具体什么时候去拼多多上班的我不知道,但是她经常提到加班的事,她朋友圈还发过‘拼多多女孩从不认输’。”

小强说,张某霏是一个乐观开朗的女孩,“她很喜欢唱歌,也唱的很好。除了唱歌外,她还很热爱生活,一有空就下厨做饭并在朋友圈分享生活,我们之前知道她工作很努力,感情也很顺利,也快结婚了,而且家庭条件也很好。”

4日,记者从上海市长宁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获悉,接到网络舆情后,劳动保障监察部门已对拼多多公司的劳动用工情况进行调查,会对该公司用人合同、用工时间等情况进行检查。

(来源:北京青年报)

【互联网大厂的竞逐:除了烧钱,还要赌命?】

这一不幸事件让人们重新审视买菜业务背后互联网公司之间竞逐的激烈程度。

多多买菜业务是拼多多内部孵化的新兴业务。在微信小程序内测2个多月后,拼多多于2020年8月在App内上线买菜业务“多多买菜”,与其他平台不同,多多买菜主打“次日达”配送,业务范围覆盖武汉、南昌等多个二三线城市。

在商业模式上,拼多多采用了其一贯的打法——补贴,即先用低价销售方式吸引用户流量,再通过去除中间批发环节来控制成本。

“过去几个月里,大家可能多多少少感受到了一些公司组织结构的调整,我们特别开心地看到,在我们这几千人里有比我想象得多得多的小伙伴肯打和能打,奔赴多多买菜等新业务一线。”2020年10月,在拼多多五周年庆典上,董事长黄峥发表内部演讲称,拼多多全员都要“开启硬核奋斗模式”。

拼多多发布《关于拼多多同事张*霏意外离世的说明》,否认网传截图

在线上流量见顶的背景下,社区团购被视为消费互联网时代的最后一片蓝海,成为各家互联网巨头争抢的焦点。

作为连接消费者的渠道,团长是社区团购能够运转的关键。招商证券研报显示,美团优选主要以地推、扫街、拜访的方式获取团长,拼多多则通过电话拜访的方式;美团地推每拓展一位团长,奖励160元,滴滴的“橙心优选”和拼多多的“多多买菜”是130元。一位北京市用户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近期在小区附近屡次碰到美团买菜的地推人员,该地推人员表示每天有10个拉新任务(注册加下单),只有用户下单才算拉新成功。

截至目前,美团和拼多多攻城略地的范围最大,进入的城市数量均超过200个。

然而,在疯狂扩张和烧钱的背后,是员工加班干活的身影,“健康”成为不可回避的话题。

记者了解到,拼多多实行严格的上下班打卡制度,早上11点上班,晚上普遍11点下班,每周日加班。由于长时间的加班,记者在与拼多多员工接触的过程中,即使是非核心部门的部分员工精神状态也不太好。

事实上,加班在互联网公司非常普遍,已经形成“996工作制”,即上午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一周工作6天,近几年被多次讨论与质疑。其背后,有上市公司市值波动、前沿科技创业公司竞争激烈,以及员工愈发重视个人生活与自由等多重因素。

南都民调中心2020年12月发布《职场压力与加班状况调查报告》显示,超七成受访者明确表示自己目前的工作需要加班,占比约为72.58%。48.41%需要加班的受访者表示每周的加班时长可以控制在10小时以内,8.02%的受访者表示每周加班时长在20-25小时,3.48%的受访者加班时长在25-30小时,2.72%的受访者甚至表示自己每周的加班时长超过30个小时。

【愿天堂没有007,互联网文化不应该是压榨文化】

拼多多回应23岁女员工凌晨猝死:急救6小时依然无效

图:图虫

来源:21Tech(News-21)

作者:杨清清

编辑:李清宇、刘雪莹

人们以百感交集的心情迎来了2021年。传来某电商企业员工凌晨一点半在下班的路上猝死的消息。23岁,美好年华才刚刚开启,却永远定格在了被寄予无限期望的新年。

猝死常见的是运动性猝死。它包括两种情况,一种是运动诱发潜在心源性疾病导致猝死,一种是运动量过大导致内脏器官超负荷发生猝死。前种情况没有或很难检查出来,后种情况则是个体相对可控的。

公元前490年,希腊军队在马拉松平原大胜波斯,年轻战士菲迪皮德斯奉命,连续奔跑40多公里,向雅典人民报告“我们胜利了”,说完便倒地牺牲了。这是人类马拉松长跑的源头,也是运动性猝死的最早案例。

互联网企业员工发生的非运动性猝死,近年来也偶见报道。其中不排除也是长期高强度工作诱发潜在心源性疾病导致猝死。但令人痛惜之余再生悲愤的,是年轻员工持续高强度工作导致内脏器官超负荷发生猝死,俗称过劳死。

我们说运动过量猝死是个体相对可控,工作超荷过度劳累猝死的悲剧则是可以避免的。但遗憾的是,当下盛行的互联网文化,却成为诱发甚至助长员工过劳猝死的因子。

2004年以来,以电商为代表的中国互联网经济,在提供更有效率更加便利的服务方面,取得了令世界也瞩目的成绩。其中,基层员工的奉献功不可没。

我们常说,中华民族是最勤劳的民族,这也体现在互联网企业员工的拼搏上。中国互联网经济今天能在全球领先,正是这几代互联网从业人员勇于争先顽强奋斗的结果。比如,早期的中国互联网企业普遍是每周工作6天。

需要指出来的是,每周五天40小时工作制(1995年5月1日起)在我国已实行25年后的今天,仍有少数互联网企业或科技企业以每周工作六天为常态;而很多勉强实行五天工作制的互联网企业,员工加班到晚上9点甚至11点,是另一种常态。

互联网行业是市场化较充分的领域,竞争激烈,也因此,多数企业一直在追求创新,不断推出新产品,介入新业态,以求保持或获取更多市场份额。比如,开头提到的网传猝死年轻员工,其所在企业在杀入社区团购领域后集中资源火力全开,这个群组的员工在夜里11点甚至凌晨一二点下班也许就成了常态。

不少互联网企业以先进的科技企业而自诩,其工作环境却不敢恭维。工作时间排队上厕所已见惯不惊,更令人惊诧的,是在卫生间安装计时设备,表面是优化员工如厕时间,实际上则是连员工上厕所的时间都要挤压。

它反映的另一面是,这些互联网企业的办公空间密度过大。写字楼的卫生间是按照标准办公人数来设计的,员工长期如厕拥挤现象折射的是办公空间场阈人员密集,严重不舒适,甚至压抑。

没有错,年轻时候多吃点苦,努力奋斗,追求自己事业的不断进步,也为家里人过上更好的生活,这种精神是应该崇尚的。这包括主动牺牲个人一定的休息、娱乐和休假时间,为完成公司某项阶段性任务而加班。

但主动加班,不能等同于加班常态化,更不能成为强制加班或隐性强迫加班的理由。有些企业会辩解说,所有的加班都会有相应补贴,完全符合法律要求;从来没有任何公司规章条文强制要求员工加班。可怕之处就在这里。因为,这是一种行之已久的互联网文化。

在这种文化的浸淫之下,哪怕是做完了当天所有的工作,到了下午6点也不敢下班;如果一个月统计下来,你的加班总时长是公司垫底的,会觉得羞愧,遑论休年假这种非分之想。996是年轻人的福报等隐性强迫加班,正是这种互联网文化的真实写照。

互联网是年轻的行业,也是年轻人的行业。据说不少企业对其员工从业年龄也有一种选择性歧视,你到35岁之后总是会担心“被离职”,背后的潜在原因可能是越年轻就越经得起加班等高强度劳动,经得起透支。这也是互联网文化的痼疾之一。

健康的互联网文化,是拼搏奋斗的文化,是不断创新的文化,但不应该是巧取压榨的文化。压榨就是披着合法的外衣,巧立名目的掠夺,是无所不用其极的KPI价值最大化,就是资本进攻道路上一枚枚精致的铜板。

互联网企业员工不是排排坐的机器人,年轻人不是永不干涸的榨汁机。新时代的互联网文化,应该是有温度的,有人性关怀的文化。资本可以也理应在利润最大化与人格化之间做到平衡。勤劳的人民有追求美好生活的权利,互联网从业人员有不被996绑架的权利。

愿天堂没有007,愿猝死从此不见。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文章观点为原作者独立发表,不代表澈逆凡博客立场,不对其真实性、准确性负责!如文章内容、图片等侵犯了您的权益,本站也会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