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国外媒体报道,叫车服务公司Uber以及不少欧洲的共享经济平台均寻求为合同工提供额外福利劳工协议,以避免当地立法将合同工化为公司正式员工。

欧洲不少零工经济公司在员工就业权利方面面临的压力与日俱增,因此正寻求与合同工达成劳动协议,为后者发放一定的福利,但不会将这些人纳入公司正式雇员。

叫车服务公司Uber和亚马逊支持的Deliveroo等多家送餐公司都在寻求与合同工达成协议,希望避免当地出台法律将快递员或者司机视为正式员工,从而可能颠覆其商业模式。

此前,欧洲各地有几起法律判决,质疑这些公司认为司机和快递员是独立承包商的观点。

在英国,此前一项判决认定Uber应用程序内提供服务的司机实际是在为Uber工作。Uber向当地最高法院提起上诉,期望能推翻这项裁决。与此同时,瑞士法院已迫使Uber外卖服务停止在日内瓦地区使用独立合同工。相反,Uber已经开始在当地使用来自第三方公司的合同工,这也是该公司首次使用第三方外包员工。

零工经济企业说,将合同工重新归类为正式雇员会增加成本,降低工作的灵活性,并导致这些人失业。在瑞士法院采取行动后,Uber表示,只有300名快递员获得了继续工作的合同,有1000人失业了。

这些公司最近与意大利一个工会组织达成了劳工协议作为替代方案。根据今年9月达成的一项协议,Uber和Deliveroo等多家送餐公司向意大利的快递员承诺,向其支付每小时10欧元(约12美元)的快递费用以及设备和保险。这高于每小时7欧元的最低工资标准,但没有带薪休假或病假。

在当地政府威胁要对零工行业进行监管后,两家公司达成的这项协议涵盖了它们在意大利所有的快递员。两家公司说,这笔交易不会增加消费者的成本。

规模较大的工会曾表示,与正式员工待遇相比,该协议让合同工的处境更糟,但协议仍然有效。两家公司表示,它们有兴趣在法国和西班牙等地达成类似的协议。

Uber和Lyft等叫车服务公司在加州赢得一场投票,同意为独立合同工提供适度的福利。而意大利当地达成的协议则更进一步,引入了独立合同工的集体谈判。

这些零工经济公司在欧洲德下一个战场是西班牙。当地政府希望在未来几周内敲定一项新的零工经济法。这些公司正在推动类似协议,避免独立合同工被重新归类为正式雇员。

“我们确实认为,合同工应该获得更多的社会福利,但不一定是在严格的劳动制度下,”巴塞罗那快递应用Glovoapp23 SL联合创始人萨沙·米肖(Sacha Michaud)说。该应用在欧洲和非洲部分地区以Glovo的名称运营。

在西班牙,Glovo、Deliveroo和Uber均表示,他们愿意与员工达成协议,包括支付最低工资,外加在恶劣天气下工作的奖金,但不包括带薪休假等福利。

Deliveroo表示,希望改善西班牙和其他地方合同工的社会保障水平,同时不影响他们工作的灵活性。

一些外卖员也支持这些公司在西班牙的做法。

与这些平台公司合作的快递员协会Autonomous Riders’Association负责人巴德尔·埃丁·希拉利(Badr Eddine Hilali)表示:“我们希望成为独立合同工,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灵活工作。”“我对每周固定工作40、30或20个小时的合同不感兴趣。”

其他人则表示,这些公司在工作灵活性和就业福利之间做出了错误的选择。

“意大利模式是这些公司想要的,因为这为它们带来了更多好处,而为合同工提供的福利却更少,”快递员权利组织Riders X Derechos发言人达尼·古铁雷斯(Dani Gutierrez)说。

“他们说你的工作仍有’灵活性’。但我们不是在自己想工作的时候工作,而是在他们允许的时候工作,这完全不同,”古铁雷斯说自己指的是这种零工缺乏最低工作保障,此外还有在晚上和周末工作的压力。

比利时鲁汶大学劳动法教授瓦莱里奥·德·斯特凡诺(Valerio De Stefano)说,欧洲的零工经济公司可能很难避免让员工被归为正式雇员,除非它们改变业务模式,或者能够证明快递员真正享有自主创业的自由。他补充说,这可能包括提高平台算法和劳动力财务数据的透明度。

他说,欧洲国家经常将劳动保护纳入宪法层面,这可能会阻碍通过立法定义独立合同工的努力。

斯特凡诺还暗示,欧洲的立法可能会对美国产生影响。

“如果整个欧洲都把合同工当作正式雇员来对待,美国议员至少会考虑是否要进行干预,”他说。(辰辰)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观点为原作者独立发表,不代表澈逆凡博客立场,不对其真实性、准确性负责!如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也会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