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嫦娥揽月|嫦娥五号之后,还有哪些国家将去月球“挖土”?)

澎湃新闻高级记者 谢瑞强

12月17日,嫦娥五号返回器带着月球样品返回地球,探月三期工程第三步圆满成功,不仅意义重大,而且影响深远。

嫦娥五号探月任务的成功也让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三个成功实现月球采样返回的国家。进入21世纪,世界上兴起了新一轮探月热潮,美国、俄罗斯、日本、印度、欧空局等多个国家或组织都向月球发射了探测器。那么,继嫦娥五号之后,还有哪些国家将去月球“挖土”呢?

美国“猎户座”飞船,其将是未来美国载人探月、探火的主力。

前途难料的“阿尔忒弥斯”

无论是载人登月采样返回月球还是无人采样返回,都能加深人类对月球的认识。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国防预算分析项目和太空安全项目总监托德·哈里森认为:“从月球上更多不同地方采集样品将有助科学家更好地了解月球上的资源,未来开采这些资源可能带来一些经济价值。”

特朗普任期内一直积极推进美国在2024年实现载人登月,但选举的失败可能让载人登月项目因政权更迭而“失宠”。

美国航天新闻网11月刊文称,特朗普政府的主要民用航天目标是再次登陆月球,而拜登团队却将研究地球气候变化作为首要任务,拜登10日宣布了NASA过渡团队成员与其未来计划,重新将奥巴马政府的气候变化研究放在优先位置。尽管如此,拜登就任后很可能仍然会鼓励私营航天公司参与航天事业。

拜登就任后,美国宇航局(NASA)领导层也可能发生变动。现任局长吉姆·布里登斯廷(Jim Bridenstine)由特朗普提名,2018年在参议院通过任命。11月8日,布里登斯廷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不打算在“拜登政府”上台后继续留任,因为美国宇航局要由与白宫“关系密切”的人来负责。

2017年底,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1号太空政策指令”(SPD-1),宣布美国航天员将重返月球并最终前往火星。2019年3月,副总统彭斯宣布2024年重返月球并命名为“阿尔忒弥斯”计划。阿尔忒弥斯是希腊神话中的月亮女神,是太阳神阿波罗的孪生姐妹。

“阿尔忒弥斯”计划是美国继“阿波罗”登月成功之后又一项庞大的月球探测工程,将对世界太空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根据美国宇航局2019年5月发布《飞向月球:NASA月球探索战略计划》,美国2024年重返月球的“阿尔忒弥斯”计划分两阶段实施,第一个阶段讲求速度,即2024年后登月;第二个阶段将于2028年实现在月球及其周围长期可持续的人类探索。

“SLS重型运载火箭和‘猎户座’飞船是美国载人登月的重要系统,这两个系统是小布什政府提出的‘星座’计划的产物,”航天专家庞之浩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SLS最大运载能力超过130吨,‘猎户座’飞船是一种可深空探测的载人飞船,可支持载人探月和载人探火。”

“除了SLS重型运载火箭和‘猎户座’飞船,‘阿尔忒弥斯’计划还包含新型商用载人着陆系统和‘门户空间站’。”庞之浩介绍说。

2024年第一阶段任务中将有两名航天员登陆月球,包括一名女性航天员和一名男性航天员,登陆地点暂定月球的南极。若“阿尔忒弥斯”计划顺利实施,航天员将再次携带月球样品返回地球。从1969年首次成功载人登月至1972年,美国成功进行6次载人登月任务,共带回月球样品381.6千克。

当地时间12月7日发布了有关其新登月计划“阿尔忒弥斯”计划的长篇报告。报告提及,此次任务还计划从月球表层和地表下收集总计85千克的月球土壤样品,

“阿尔忒弥斯”计划除了可能受政权更迭的影响,疫情和自身技术状态也将影响计划的顺利实施——SLS火箭首飞一推再推。

今年5月,美国宇航局表示,该机构的SLS火箭的首次发射将推迟到2021年下半年,新冠病毒大流行是导致其延迟发射的部分原因。

美国宇航局原计划于2020年在佛罗里达州肯尼迪航天中心首次发射性能强大的SLS火箭,并让“猎户座”飞船首次绕月飞行,这项任务被称为“阿耳忒弥斯1”号,证明美国宇航局有能力在将宇航员送到月球表面之前将载人飞船送入月球轨道。SLS火箭原计划在2018年首飞,但由于技术原因推迟到2020年,疫情的突然而至导致火箭首飞推迟至2021年。

SLS火箭首飞日期一推再推

俄罗斯欲恢复探月的昔日荣光

12月1日,中国嫦娥五号探测器成功在月球着陆,俄罗斯国家航天集团负责国际合作事务的负责人萨韦利耶夫对此表示祝贺,并祝愿中国圆满完成月球采样返回任务。他认为,这次中国探测器在月球的着陆具有历史意义。

1976年,苏联发射了最后一颗月面采样返回无人探测器“月球”-24号。冷战时期,苏联探月规模仅次于美国,苏联共实施了64次探月任务,在月球探测方面创造了多项世界第一,同时也实施了载人登月项目(注:未获成功)。现在,俄罗斯希望继续探月事业,恢复昔日荣光。

据美国航天新闻网今年5月报道,俄罗斯计划2025年前将3款探测器送上月球。

俄罗斯联邦航天局(Roscosmos)下属知名航天企业拉沃奇金科研生产联合体总裁弗拉基米尔·科尔梅科夫表示,新航天器分别名为“月球”-25号(Luna-25)、“月球”-26号(Luna-26)和“月球”-27号(Luna-27)。

珠海航展上展示的“月球”-25探测器模型。

Roscosmos官网发布的消息称,“月球-25”号探测器应该可以在明年3月完成,该机构希望明年10月1日发射。据俄罗斯媒体此前报道,“月球”-25号探测器将在月球南极地区寻找水的痕迹,并测试软着陆技术。据悉,欧空局将为该任务提供视频摄像机和地面支持团队。

“月球”-26号是一项绕月探测任务(又名为“月球-水珠”),将在100公里高度环月轨道上飞行,绘制高精度的月面地图,为后续俄罗斯的月球着陆探测挑选着陆区,同时还将承担通信中继任务。

紧随其后的是“月球”-27号探测器(又名为“月球-资源”),“月球”-27号探测器将仍然在月球南极着陆,并携带俄罗斯的月球车进行着陆器-巡视器的联合科学考察。“月球”-27项目曾是俄印联合探月项目,但后来两国分道扬镳,又成了俄罗斯的独立项目。印度随后研制了“月船二号”着陆器,但未成功登月。

科尔梅科夫称:“我们非常有信心,‘月球’-26号、‘月球’-27号能分别于2024年和2025年成功发射。”

除了上述三个探测器,俄罗斯也计划进行无人采样返回探测任务,计划在2027年发射“月球”-28号探测器,探测器携带一辆小型月球车,并将月球样品送回地球;而之后发射的“月球”-29号会携带一辆更大的月球车。

进入21世纪,美国提出载人登月任务后,俄罗斯也启动了载人登月的研究,并打算研制超重型运载火箭、新一代飞船和着陆器,实现载人登月并建立月球基地。

目前,俄罗斯已经暂停了耗资庞大的超重型运载火箭的研制,火箭研制重点转向运载能力约35吨的“安加拉”-A5V。具体过程是4枚火箭“安加拉”-A5V分别发射载人飞船、氢氧上面级、月球着陆上升器和氢氧上面级,其中载人飞船和月球着陆上升器都在地球轨道和氢氧上面级对接,并由其送入奔月轨道,随后飞船和登月舱在月球轨道对接,登月舱进行载人登月的最后一步。

2014年,“安加拉”-A5火箭的首次发射成功。“安加拉”-A5火箭的发射重量可达773吨,有效载荷达到24吨,其运载能力与“质子”火箭相当,改进型“安加拉”-A5最大运载能力约35吨。

“对于俄罗斯来说,重返月球最大的制约因素是资金,这样导致几个探测器发射时间一推再推,比如‘月球’-25原计划发射时间是2012年,后面多次推迟,现在瞄准的发射时间是2021年。”庞之浩表示。

嫦娥五号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观点为原作者独立发表,不代表澈逆凡博客立场,不对其真实性、准确性负责!如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也会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