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英雄联盟S10落幕:中国战队憾获亚军,电竞产业成最大赢家)

作者:邱智丽 责编:杨小刚

S10的成功举办,吸引了世界各国大批电竞爱好者争相观看,也由此了解中国电竞文化,更窥见中国电竞产业的发展之势。

精彩十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上演。

这场S10最终之战,韩国DWG战队3:1战胜中国SN战队。虽然不无遗憾,但现场的观众仍起立为DWG战队送上了掌声。

10月31日晚,英雄联盟S10总决赛在上汽浦东足球场正式开幕,来自中国LPL赛区的苏宁战队和来自韩国LCK赛区的DWG战队展开了一场激烈角逐。时隔多年中韩战队再次于全球总决赛最高舞台相聚,也让这场比赛充满了关注。

虽然中国战队这次无缘在“家门口”捧起冠军奖杯,但伴随2020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全程在中国上海落地举办,大众对于电竞的认知度和认可度都有了极大提升。

这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全球范围内举办的首场顶级规格电子竞技总决赛。

“世界上没有另外一座城市,能够在现在这个时间,还能像上海一样举办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这一年上海或许已经成为了全球电竞之都。”在2020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赛前发布会上,拳头游戏首席执行官尼克洛·劳伦特(NicoloLaurent)说道。

而2021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将继续在中国举办。

精彩绝伦的比赛背后离不开赛事导演、赛事裁判、电竞选手、电竞解说、赛事教练、赛事摄影师,乃至每一位电竞玩家的共同付出,他们背后的故事正是中国电竞产业成长的缩影。

聚光灯内外都是他们的青春

在首场败落DWG战队的情况下,SN上单选手陈泽彬(Bin)使用剑姬直接五杀DWG战队,拿下了决赛场上的首个五杀,创造了十年全球总决赛的赛史。现场观众瞬间欢呼沸腾,随即“阿Bin剑姬五杀”就冲上了微博热搜前五。

这位在世界赛前夕刚满18岁的少年,在第一年打入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的情况下便收获了世界亚军的成绩,被玩家称为“国产上单之光”,而他的成功离不开父母的支持和理解。

与大多数电竞选手遭遇父母的阻挠不同,Bin的父亲并没有反对儿子玩游戏,由于家里只有一台电脑,父亲会带他去网吧一起玩游戏,父亲深知相较于孩子自己偷偷出去,不如自己带他去,这样可以让孩子在自己的视线中,更好地教育他去做一些事情。

关系较好的同学发现了Bin对于电竞职业的渴望,并告知了班主任。班主任了解此事后和Bin的父母沟通,建议他白天在校上课,晚上回家练一段时间,看是否有潜力去打职业。父母在短暂犹豫后同意了,并且给他购买了一台新的电脑。

在班主任和父母的支持下,Bin开始了自己的上分之路,凭借出色的表现,Bin被SN青训选中,不了解电竞的父母害怕儿子被骗入传销,还陪同Bin来到苏宁基地,在了解了电竞职业的“正规”和“残酷”后,临走前父母对Bin说“你要想走这条路,一定要打好”。

父母一辈对于电竞态度的改变源自电竞概念的日益普及,在越来越多的粉丝拥护下,电竞不再是一个小众市场。

由于疫情原因,今年英雄联盟S10决赛采取了抽签免费观赛的举措,只有英雄联盟30级以上玩家才有资格抽取,320万报名者中最终有6312名观众获得了现场免费观赛资格。

王浩是其中的一名幸运儿。从初中起他就开始玩英雄联盟,至今已经有8年时间,决赛当天他特意从广州飞往上海,次日还要赶回广州上课。“这款游戏算是我的青春了,能在家门口看自己国家的战队比赛,真的燃炸了!”王浩告诉第一财经。

会场外,很多无法入场的粉丝依然早早赶到上汽浦东足球场,带着LPL专属定制口罩,拿着应援旗,和英雄联盟标志性雕塑远距离合影。

在推动电竞向体育产业发展的道路上,一批聚光灯外的人也在默默付出。一村是LPL官方摄影师,今年是他第七次拍摄总决赛。在比赛前四个小时他就开始收拾设备,前往赛场熟悉环境、调试设备。

电竞摄影是纪实拍摄,要在不干扰选手的前提下抓拍精彩画面,为此三位摄影师差不多每天要按下5000次快门。因为体育摄影具有很强的时效性,一村在拍完第一场比赛之后,就要在第二场比赛进行期间进行疯狂修图,以确保图片能最快传播出去。“我们必须以新闻摄影的标准去拍摄,有时候会遭遇饭圈(粉丝群体)的压力,但我们没有办法进行解释。传统体育有传统体育的标准,我们不能去破坏这些标准。”一村说道。

从聚光灯下的选手,到幕后的每一位工作人员,正是产业链每一环节的努力推动了电竞“体育化”、产业化。

S10与上海电竞互相成就

作为全球规模和影响力巨大,且为数不多成功在线下落地举办的国际赛事,S10的成功举办,吸引了世界各国大批电竞爱好者争相观看,也由此了解中国电竞文化。

根据第三方数据,今年总决赛海外平台观看人数峰值超382万。而在视频网站B站上,决赛直播间的人气峰值突破3亿,是S9直播峰值的160%,观看人次同比S9提升超300%。S10用户创作稿件播放量超20亿次。

2017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第一次走进中国,赛事分别在武汉、广州、上海、北京举办。

而作为本次S10主办城市的上海,是中国电竞蓬勃发展的代表城市之一,一直致力于推动“全球电竞之都”的打造。S10的成功举办,让这座第二次举办全球总决赛,同时也是第一次全程独立承办的中国城市集聚全球目光,让世界观众认识并了解上海这一东方电竞之都的主场风采。

S10能够如期开战,离不开上海市政府在疫情防控、场馆建设等方面的助力。疫情期间上海发布一系列政策,鼓励举办线上电竞赛事。随后英雄联盟春季赛在线上重启,成为疫情发生后国内首个采用线上赛方式开赛的职业电竞赛事。在场馆防疫方面,上海市政府指导并参与制定了严格的防疫手册和安全标准。在场馆建设上,为了保证赛事顺利举办,工程人员加班赶点,使得浦东足球场比原计划提前半年多时间对外开放。

可以说上海成就了S10总决赛,与此同时依托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的持续落地,电竞在内容、形态和观赛体验等层面展现出不同于传统文化项目的持续进化能力,也让上海电竞产业呈现出更强的活力。在比赛期间,上海“城市峡谷生活月”同步举办,“秋田食堂”、“人生一串”烧烤店以及B站在中国船舶馆打造的“英雄联盟电竞嘉年华”等,都成为粉丝们线下观赛聚会的打卡地。

不再纠结于“电竞是不是体育”,包括地方政府、大型企业以及机构,也开始越来越多地关注电竞对城市文化影响力建设的促进作用,以及地方产业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

电子竞技从来都是成王败寇,但对于中国电竞产业而言这是一场没有失败者的比赛。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国际顶流赛事将接力落地上海。正如赛事主题曲《所向无前》的寓意,全球电竞之都呼之欲出。

相关阅读:

直击S10总决赛直播屏幕前的人们:观赛激情与青春回忆交织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林栎昕 巩汉语 记者 王维佳

2020年10月31日,上海大学路餐馆秋田食堂,许多人围着屏幕观看S10全球总决赛。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巩汉语 图

“欢迎来到召唤师峡谷。”

10月31日的上海,许多时空都属于网络游戏《英雄联盟》,人们聚集在一块块大屏幕前,等待着这句游戏语音点燃战火。

当日,2020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下称“S10全球总决赛”)最终决赛在上海开赛。

因为S10全球总决赛,大一学生任齐搭了一个多小时的公交来大学路打卡。

他是《英雄联盟》的五年老玩家,身处10月31日的大学路让他有一种仪式感:沿街而行,可以看到战旗、大幅《英雄联盟》广告牌、明星战队卡通形象、二次元英雄人物立牌、道具模型。

而道路两旁树上挂着的《英雄联盟》小贴士,所述内容不乏风俗幽默之处,玩家们心领神会,偶尔也会忍俊不禁。这里甚至有还埋下了多处“彩蛋”,供玩家探险发现。

任齐把这一天的行程排得满满当当。下午两点,挖掘完“彩蛋”后,他又赶着去浦东足球场——S10全球总决赛的举办地。

“历史性的一刻即将在这里发生。”任齐说,他虽然没有抢到票,但“万人来朝”的氛围,身处场馆外围也会让他热血沸腾。

2020年10月31日,上海大学路上的展板。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巩汉语 图

一过下午三点,大学路秋田食堂的老板陈绪涵的手机便响个不停——全部是预定晚上座位看比赛的顾客,都被他一一拒绝。

他是《英雄联盟》的十年老玩家,他经营的餐厅则是大学路上唯一一家充满电竞元素的餐厅。10月以来,每逢《英雄联盟》比赛,店内两张大屏幕都会实时转播赛事,氛围十足。

“平常可以预约,但今天不行,只能来到现场提前占座。”陈绪涵说,当晚餐厅肯定爆满,先到先得的方式相对公平。餐厅外摆区域原本只有3桌,为了迎接S10总决赛,陈绪涵特地增加到近20桌。

距离比赛直播还有半小时,餐厅已经满员,排队拿号已经到了27号。陈绪涵在厨房里忙得挥汗如雨,“点餐最高峰就是现在,比赛真正开始之后,客人哪还顾得上吃饭”。

下午六点半,S10总决赛开赛,“欢迎来到召唤师峡谷”。餐厅大屏幕成为了顾客们视线的焦点。

比赛开局十分钟,大屏幕直播画面忽然卡顿,好在又立马恢复正常,虚惊一场。“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网络突然故障,导致直播中断,那我真就辜负了这么多顾客了。”陈绪涵说,身为老玩家,他不想坏了这场盛典。

以大屏幕为中心,越来越多的人聚拢过来。坐在最后一排的蘑菇头男生,直接坐在椅子靠背上,不时欢呼;路过的老人、孩子也会驻足围观。玩家丁先生站在后排,身着正装,踮着脚朝前看。他告诉记者,自己还在上班,利用晚饭间隙来这里,“人多才有氛围”。

2020年10月31日,上海日月光中心,许多人围着屏幕观看S10全球总决赛。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林栎昕 图

这一夜,黄浦日月光中心一楼露天花园内场也挤满了人,大家都围在一块LED大屏前观看这场比赛。

晚上7点左右,花园内场甚至因为观众过多而限流,即便如此,依旧有许多人围着栏杆,探着头看比赛。

两名90后王钰和胡星就在外围一起看比赛。比赛前,他们对比赛双方阵容bp(ban or pick,禁用/选择某英雄)有着不同的理解。比赛中,两人对于对线期的发挥看法又不尽相同。

王钰是六年老玩家。高三时,她开始打《英雄联盟》,经常和朋友们组队玩,因此还产生过不少“叛逆”的回忆,“当时有点沉迷了,还去过几次黑网吧,同班男生教我从网上找身份证号报给网吧老板。”

高考生王钰沉迷游戏,免不了和父母之间产生冲突和矛盾。住校的她周末回家常常打到废寝忘食,“我妈为了让我少玩游戏,与我争吵过多次。”现在,24岁的她是一名医院药房配药师,依然热爱《英雄联盟》。

胡星比王钰大5岁,是一名八年老玩家。已经工作六年的他,仍然经常会和同事一起去网吧开黑(玩多人对战游戏时,面对面或语音交流)。

在青春与电竞的回忆中,2015年至关重要。那一年,EDG战队在第一届英雄联盟季中冠军赛(简称MSI)中夺得冠军,这是中国大陆的队伍第一次拿到世界重大比赛的冠军。“当时整个男生宿舍楼都在看,一个寝室围一台机子,我记得最后夺冠的时候整个楼道、(甚至)整个宿舍楼都沸腾了,就好像中国男足打入世界杯正赛一样,很令人振奋。”玩家杨宇回忆说。

2020年10月31日,许多玩家都期待SN战队能代表中国夺冠S10总决赛。当阿bin用剑姬五杀DWG,赢下第二局时,人们欢呼雀跃,掌声不断;当中国战队SN最终以1:3惜败时,人群静默无言,有人转身抹泪……

对比赛结果,杨宇并不觉得遗憾:“SN战队在整个S10过程中已经表现不错了,在战胜中国的JDG战队和TES战队比赛中也令人印象深刻,最后3:1的结果,我能接受。”王钰和胡星也认为,两个战队实力确实有差距,“赢了侥幸,输了正常。”

(本文除陈绪涵外,其他皆为化名)

延伸阅读
  • 重磅!新能源车规划:百公里耗电12度
  • 任正非:明年华为应届生招聘人数至少扩大到8000人
  • 80后白手起家富豪榜: 拼多多黄峥身家2200亿成首富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文章观点为原作者独立发表,不代表澈逆凡博客立场,不对其真实性、准确性负责!如文章内容、图片等侵犯了您的权益,本站也会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